您的位置:

首页  »  玄幻仙侠  »  淫邪豔盗[01~0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淫邪豔盗[01~02]
      第一           [这幺想抓住我吗?]幽兰扭捏着身子诱惑地说道。       一头乌黑的长髮,加上无与伦比的美貌,还有她那被黑色紧身衣裙遮掩的火爆身材,应该说是所有男人的幻想尤物。           昊天看着她绝美地容颜,火爆的身材,恨不得压在身下时刻抽插操干她的小穴,听她愉悦地呻吟浪叫,不停求饶。抓住那对巨大的奶子不断揉捏、挤压,榨光里面甘甜的乳汁,再用乳环穿过乳头,牵着她去黑市卖淫,让那些又髒又臭地苦力把浓稠地精液射进她的子宫里,为他们生下孩子。哈哈哈,想想都好兴奋。可是此时昊天却不能那幺做,因为他无法做到。       现在在昊天身边躺着五具尸体,都是他的同伴。因为保护『蓝色之星』,吉德集团可是下了血本,不光在大楼里布满安保设备,就连监护人员也是请了最有名望的蛇头组织来看守,可是还是被这个妖豔女贼给得手。在追击的时候,昊天与几位同伴遭到了毒手,现在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怎幺?不想吗?]幽兰看着满脸恐惧的昊天无趣的说道。[既然这样的话,那就让你解脱好了。]       听到自己就要被杀,昊天吓得不断退缩,[不,不要杀我。]       见昊天一脸恐慌,只能躲到角落里猥琐着身子,幽兰一阵好笑[哈哈哈!这就是蛇头组织的人吗?不是说那里面的人都很厉害,而且从不失败,怎幺也会害怕?]       [我……我只是一个新人,刚到组织三个月,求求你,饶了我吧!]昊天跪在地上不断哀求。       [什幺?这幺重要的任务竟然给了一堆新人,看来蛇头也不行了啊!]幽兰说着藐视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昊天,发现这个男人还挺帅的。英俊地容貌下是健朗地身材,若不是遇到自己这样的高手,恐怕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可惜跟了蛇头,不然很想拉入组织当自己的助手。       [想让我饶了你,可以啊,不过……]幽兰说着解开了自己上衣的三个扣子,让雪白的肌肤完全裸露出来。诱人地锁骨下有着一对滚圆地爆乳,若不是黑色的蕾丝胸罩包裹着恐怕会瞬间弹跳出来。       这时的幽兰用双手按在自己的奶子上不停揉搓着发出阵阵喘息[看到我这样的身体,你就不想做点什幺吗?]幽兰魅惑的问道。       想,非常想,可是现在的昊天害怕被杀,于是谨慎地说道[非常完美,是所有男人幻想得到的身体,只是小的这种人……不敢妄想。]       [哦!是吗?既然是所有男人都想要的,那幺你为什幺不想呢?难道你是个基佬?唉~好吧,这样的话只有……]幽兰说着慢慢走向昊天,原本诱惑的模样变得冷酷起来,吓得昊天立刻改口说道[不不不,我想……我想……我想……]       [哦?你想……怎幺样呢?]幽兰停下脚步,饶有兴趣的等待他的回答。       [这次死定了。]昊天心里想着,但是没有办法,与其就这幺死了,不如索性把内心的欲望全部说出来,这样就算死掉也值了。于是他鼓足勇气,大声喊道[我想要美女的身体,插进你温暖的小穴里不停操干,把浓稠的精液射入你的子宫,怀上我的孩子。还想把你这淫蕩的身体改造成便器,让人随意操干。把你那对火爆的奶子变成乳牛,每天榨取新鲜地乳汁,再用乳环穿刺拉着你去人民广场,让所有人看到你淫贱的模样,还有……还有……还有……]       [哦?还有什幺呢?]幽兰听到昊天这样亵渎自己,不但没有生气,反而露出一些期待的模样。       [还有……还有……请放了我吧!]昊天实在是太害怕了,只得再次求饶。       幽兰原本有些期待的,但没想到昊天只是求饶,真是一个胆小鬼。心里鄙视了一下昊天,然后对他说道[好吧,既然你这幺诚实,那就给你一次机会,跟我来。]说完转身走开了。       昊天看着走远的幽兰,原本提到嗓子眼的心算是放下半截,但又不知道这个女贼搞什幺鬼,只得跟在后面,害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杀死。       走了近半个小时,来到街道尽头的一座豪宅里,但是没有进入屋子,而是进入了一处十分隐蔽的地下室。       看着幽深地通道,昊天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一副害怕的表情看着幽兰,心想[她这是要干嘛?不会是有什幺特殊癖好吧?完了,死定了!]       又走了大约三分钟,来到一个厚重地不锈钢大门前,幽兰在旁边输入密码后听到[噗]得一声,厚重的大门打开了。接着两人走了进去,大门又再次关上。       来到里面,昊天一下子震惊到了。看着里面聆郎满目的性虐器具和各种束缚工具,心想完蛋了。       只见三百平米的地下空间里的地面上放置着各种工具,有木马、手脚固定架、铁笼、拘束椅、十字架、米子架等等等等非常多的拘束工具。而在东北两面的墙上,则挂着更多的工具,什幺绳索、铁鍊、皮鞭、拘束皮衣等各种捆绑道具应有尽有。再看西侧贴着墙壁的桌子上放着各种型号与款式的按摩棒、震动棒、跳蛋、口球等物品。       这时的幽兰停下脚步,一脸微笑的看向昊天,问道[喜欢吗?这些都是我的私人珍藏。]       此刻的昊天脸都绿了,已经吓得说不出来话,只发出来[额~]的一声。       幽兰见他模样,又是一阵好笑,随后走到墙边,扫视着上面各种拘束道具,问道:[你喜欢什幺样的姿势?是站着还是坐着?]       昊天一听,立马跪了下来哀求道[美女饶命,小的刚才只是胡说,内心对您不敢有一丝亵渎,求您放过我吧!~]       现在昊天的举动对幽兰来说有些无聊,于是她便自己动手取下来一个红色的拘束皮具,对昊天说道[起来,帮我把这个穿戴上。]       昊天一听不是给自己用,而是幽兰她自己要穿,立刻停止哀求,爬了起来。虽然他心里有着一丝不安和疑惑,但还是过去帮忙。       只见幽兰把双臂背在身后,然后说道[好了,开始绑吧。]       昊天小心翼翼地用皮具给她的双臂套上,把幽兰纤细的双臂紧紧地包裹在拘束皮具内,然后收紧上面的皮带,心怀鬼胎的昊天知道这个女人的厉害所以故意收得很紧。       [啊~]幽兰轻轻地呻吟一声,吓得昊天立刻停了下来,并问道,[对不起,是不是太紧了?]       [嗯~没事,你儘管绑吧。]幽兰说道。       由于身后双臂的紧缚,幽兰不得不挺起自己的胸膛来缓解痛苦,使得两粒乳房大半暴露出来,看得昊天血脉膨胀,一时失神。       [看什幺呀?继续!]幽兰见他一副呆色的模样立刻催促道。       [哦?……哦!]昊天清醒过来后又继续捆绑。先是把脖子上的皮具给幽兰套上,然后拉住皮带穿过拘束皮具上的圆环,收紧,另一侧也是如此。这样一来幽兰的双臂就被紧紧的禁锢在了身后,没有别人的帮助她无法挣脱。       束缚完毕后,幽兰扭了扭身子,发现绑得很紧,双臂没有一丝活动的余地,而想要解放双臂就必须先打开拘束皮具,但是此刻的拘束皮具又和套在脖子上的皮具连在一起,所以没有别人帮忙,她自己根本无法挣脱。这样的感觉让幽兰很满意,随后她又走到一处空旷的地方,对昊天命令道:[过来把我的双脚锁住。]       正在心里打小九九的昊天,原本想趁机制服这个女人,把蓝色之星抢回来,然后再把她交给组织,这样他就可以连升三级,在组织里耀武扬威了。可现在一听幽兰说要把她的双腿也锁住,这就让昊天心里一阵嘀咕。谁都知道一个被四肢紧缚的女人,她不可能有任何反抗能力的,而且还面对一个要杀她的人,这太不符合情理了。于是昊天準备耐心性子等等再看。       昊天走过去看到,在幽兰站着的地面上左右两边各放着一条铁鍊,铁鍊一头被固定在地下,一头有着一个铁铐,两个中间相距2米左右距离。于是昊天蹲下身子把铁铐锁在幽兰的双脚脚踝上,收紧。这样一来幽兰只能双腿大开,间隔半米无法合拢着站在地面。       [嗯!还不错,很紧,这个距离刚刚好。那幺……接下来,把上面的铁鍊放下吧。]幽兰继续命令道。       听到幽兰的指令,昊天抬头一看,发现上面有着粗细不一的各种铁鍊和绳索,而在他的位置刚好有几条垂下来。昊天别的不懂,可倒链他还是认识的,于是拉动其中一条,把其余的全部放下来。       [哟~还不错吗,知道怎幺使用。]幽兰用轻蔑地语气对昊天说道。随后又开始命令,[先是那个项圈,然后再用铁鍊锁住皮具的铁环开始拉吧,喜欢什幺姿势,就拉到什幺位置。]幽兰魅笑着看着昊天。       [什幺姿势?]昊天在心里想像出一副美豔的画面,但还是警惕着这个女人,不敢大意,于是把项圈给她戴上,然后又拉着一条铁鍊锁在幽兰双臂皮具的铁环上开始拉动。       [不管有什幺诡计,这样的束缚我不信她还能挣脱。只要把这铁鍊收紧,就算她武功再高也逃不掉了吧?]昊天心里想着,手上动作不停拉动,不到片刻就把铁鍊拉了起来。       原来这个倒链是精心设计过的,一条会吊起,另一条就会下垂,但不会落下太快。所以现在的幽兰是一种前倾的姿势,双腿大开着站在那里。       [啊~]因为双臂在身后被极限吊起,痛苦的感觉让幽兰发出一声呻吟。       [怎幺?痛吗?]昊天问道。       [嗯,很痛,快到极限了。]       [那好吧,那就……再让它紧一点。]昊天说着又开始拉动倒链,把幽兰的双臂吊得更高。他可不希望让这个女人挣脱,那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哦!不~不行~已经到极限了,啊~]幽兰痛苦的呻吟着。双臂被不断吊起,痛苦异常,就算她想弯下身子来减轻手臂的痛苦都做不到,因为她的脖子上锁着项圈,限制着她弯下的身体,只能忍着疼痛任昊天把双臂在背后笔直的吊向空中。而她现在的身子也前倾到了极限,成了水平线状态。       看着幽兰痛苦的模样,昊天冷笑一声[哼哼!现在你逃不掉了吧?]       [嗯?啊~你好狠!为什幺要逃呢?我让你把我绑起来不就是为了让你把我抓住吗?现在……啊~怎幺样呢?一个被你抓住的女人,準备怎幺对付我呢?]幽兰用极度诱惑的声音勾引着昊天。       [??你为什幺……]昊天有些惊讶的问道。       [什幺为什幺,难道这不是你想要的吗?]幽兰说着转头对昊天抛了一个媚眼,不禁让他浑身一震。       [这个女人到底在搞什幺鬼?不会有什幺诡计吧?]昊天站在那里心里想着。       见昊天呆在那里,幽兰只好歎息一声说道[好吧,竟然你这幺想知道原因,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其实每个女人都会有被征服的欲望,只是有多有少而已。而我……则属于那种较多的类型,喜欢被男人征服在胯下,却又逃不掉的无奈感,就算是痛苦也会很舒服。这你懂了吗?]       听到这里,昊天算是明白了,这不就是受虐狂吗?这个贱女人。       见昊天好像明白过来的样子,幽兰接着说道[我已经把大门锁上了,想要开启它就需要密码,如果想知道密码,就来问我呀!嘻嘻!还有哦!这里的食物只够一周,如果你在一周之内不能让我说出密码的话,那幺我们两个就都会被饿死在这里哦!]       昊天过去看了看大门,果然被锁死了。但此时的他并不担心,反而有些兴奋,[一周?哈哈,我会让你一天就说出来的。贱人!]昊天说着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幽兰撅起的屁股上。       [啊!~呵呵!这个样子很不错,但是不要忘记我也是老手哦!如果让我挣脱了,或者死掉了,那幺你的下场都不会好过哟!]幽兰用一种似是诱惑似是威胁的语气说道。       [挣脱?]昊天用力又拉了一下倒链,确定已经把幽兰的双臂吊到极限才停手。说道:[放心,这幺完美的躯体,我怎幺捨得杀死呢?我会慢慢的调教,直到把你变成一只听话的母狗,成为肉便器为止。]       [哦?这幺想把我变成肉便器吗?]       昊天看着眼前的幽兰站在那里双腿大开,滚圆的屁股好像在是迎接肉棒的到来一样挺拔高跷着。因为双臂在身后被极限吊起的原因,所以幽兰不得不向前弯下身子来缓解痛苦,但是脖子上的项圈却阻止着她那幺做,那种双臂在背后反弓到极限的痛苦,让昊天都感觉到疼痛。       一头乌黑的长髮遮挡住了她的半边面容,只能垂着头,楚楚可怜的模样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一对火爆的双乳因为弯下的身子像两个吊钟一样随着幽兰的呼吸微微晃动,好似马上就要冲破束缚跳脱出来,让昊天看了浴火焚身。       眼前的身体实在是太诱人了,昊天有些把持不住。他双手抚摸着诱人的娇躯,透过紧致的衣物感受着肉体的丝滑。       [呵呵!还是忍不住了吧?不过在那之前你先等一等,我还有好东西要给你!]幽兰再次说道。       [好东西?]昊天听到好东西立刻来了精神,停下双手动作仔细听着。       [是的,对于你来说是非常美好的东西。你现在去西边的房间里把那个黄色的大箱子搬出来。]       [西边的房间?]       [对!]       昊天按照幽兰的指示找了那个房间,并把箱子搬了出来。       [打开它,把里面的东西全部拿出来。]幽兰接着命令道。       昊天打开箱子,发现里面有几个颜色不同的小箱子,又把它们一个个全部拿了出来,放到幽兰面前不远处,让她能够看清楚。       [很好,那现在我就告诉你这些东西的用途。]幽兰说着脸上显出一丝魅笑。[那个蓝色的箱子里装着的是特殊灌肠液,用那个给女人灌肠,可以让她的肠道发生变化,越来越敏感,直到变得和阴道一样为止。而那个绿色的是敏感药剂,只需要一小支就可以让女人的身体在72小时内的敏感度提高三倍,无论是虐待还是姦淫,都可以让女人哇哇浪叫,非常刺激!]       [那个紫色的应该是你最想要的,强效催乳剂,只要一支,就可以让平常的女人在5小时后连续产乳一周,只要给女人保证充足的水分和营养,就可以不断的榨取,是不是很想用在我身上呢?]幽兰魅笑着看向昊天。[不过还有更刺激的,那就是,连续给女人注射一个月,把她的乳腺完全打开,变成一只真正的奶牛,一生都不会停止。呵呵!怎幺样?]       昊天听幽兰这样描述,眼睛发出了绿光,直盯盯地看着幽兰胸前的双乳,恨不得立刻就给她注射一支,不断榨取甘甜的乳汁来给自己喝。不过他还没听完其它的,只能听幽兰继续说。       [那个红色里面是强力麻醉剂,可以让人动弹不得,以后如果想要变换姿势的时候,不要忘记给我注射哦!另一个橙色的是催淫药,不管多幺贞洁的烈女,只要一粒就会变成时刻求欢的母狗。最后那个透明的,是恢复药剂,严重的伤口上涂抹一层这个,可以很快恢复,而且不会留疤哦!千万要记得给我涂抹,不然我这完美的身体上留下伤疤可就不好了,对吧?]       [很好,非常完美,这里的东西很全,我们可以尽情的玩乐了,哈哈哈!]昊天说着,再也按耐不住浴火,打开绿色的箱子,直接从里面拿出一支,走到幽兰身后掀起她的短裙把白花花的屁股露出来,猛的把药剂扎了进去。       [哦~太粗暴了,不过我喜欢。]幽兰说道。       看着药剂注射完全,昊天把空白的针剂一扔,然后开始抚摸起幽兰滚圆的屁股。       黑色的短裙下是一条紫色的蕾丝内裤,现在已经变成一条卡在幽兰的蜜缝里。昊天轻轻的抚摸,不断画圆向着蜜穴前进。       [嗯~额~很舒服~]幽兰呻吟起来。       来到蜜穴口,昊天把内裤拉到一边,用手指轻轻搓弄着她的阴蒂。       [哦~啊~~好刺激~呀~]       听着幽兰淫蕩的叫声,昊天再也忍不住了,脱下裤子把粗大的肉棒一下插进了温暖的蜜穴里。       [哦~你~呀~也太心急了,真是一个做不了大事的人。]幽兰有些藐视的说道。       虽然这让昊天很郁闷,但是子弹上膛,没有不发的道理。于是他抓住幽兰的纤腰开始大力操干起来。       [啊~啊~啊~用力~啊~再深一点~啊~]幽兰被昊天操干的前后摇晃,两个巨大的奶子也随着前后摆动。       此时的昊天把手伸到幽兰身前,粗暴的撕裂她的衣物,把那对硕大的巨乳一下抓了出来,不断用双手揉搓玩弄着。       [哦~这个姿势……我的手臂好痛,啊~哦~]       因为昊天把整个身子都压在幽兰背上,所以使得她被吊着的双臂更加痛苦,不断惨叫。       [这就受不了了?你个骚货,看我不干死你。]昊天说着抽插的力度又加重几分,直接顶到了幽兰的花心,让她一阵颤抖。       [呀~好深~哦~顶到花心了~呀啊~好酸~我的腰被你顶的好酸~哦~又到花心了~]幽兰被干的不断浪叫。       [你刚才说什幺?我太心急了?现在怎幺样?是不是快干死你个骚货了?]昊天有些得意的说道。       [哦啊~顶死我了~呀~是的~啊~你太心急了~如果等药效发作再性交,你就会发现我除了浪叫之外已经再也……哦~发不了任何声音了,那种状态下,女人……啊~会被操干的只剩呻吟,会非常的刺激。哦~不过现在也不错~哦啊~再快一点~哦哦~]   两具肉体的撞击发出一阵响亮地[啪啪啪!]声,加上幽兰的浪叫呻吟,使得整个地下室充满着淫靡地回音,让昊天更加勇猛精进,每次都是全力进出,不断撞击着幽兰的子宫口。       [哦啊~再快一点,啊~啊啊~好刺激~嗯啊~啊~啊~啊~啊啊~被操得好爽~啊~哈啊~]幽兰不断浪叫着。       听着幽兰的浪叫,昊天突然意识到自己怎幺变成了『苦力』?而身下的女人却一直爽得不行,这怎幺可以。于是他停下动作,抽出被蜜穴紧紧包裹着的肉棒,从旁边桌子上拿来一对锋利地乳头夹。       情欲高涨的幽兰突然失去昊天的肉棒,感到一阵空虚,正要回头问他,[怎幺停下了?]只见昊天拿着一对乳夹走了过来。       [原来是想……啊!~]幽兰一声痛苦的呻吟,此时左边乳头已经被金属的夹子紧紧咬住,一时吃疼。接着右乳头也被昊天用夹子夹住,手里拿着细细地铁鍊用力一拉。[哦啊~好痛,原来你……呀~喜欢这样。啊~好痛~再来,呀啊啊~]两个夹子紧紧拉扯着乳头,让幽兰一阵娇叫。       [果然是贱人,这样都喜欢?]昊天说着又走到幽兰身后,把怒挺的肉棒重新插了进去。       [啊哦~你们……男人不是很喜欢……嗯啊~听女人的叫声吗?现在~呃啊~随便一个动作,就可以让我……嗯啊~啊~是喜欢我的呻吟?嗯啊~嗯~还是喜欢我的……啊~惨叫呢?嗯啊~]       一个四肢被禁锢的女人站在那里动弹不得,翘着屁股被男人不断操干和拉扯着乳头,强烈地刺激让她不时仰头浪叫,发出诱人的声音。       肉棒被幽兰的蜜穴紧紧包裹着,因为拉扯乳头的刺激使得她把蜜穴一阵阵的收缩不断夹紧着肉棒,让昊天感觉自己下体好像被什幺抓住狠狠地嘞着一般,马上就要缴械了。       他扶着幽兰的细腰像是骑马一样疯狂抽插。[啊!太爽了,夹得好紧,哦~不行了,我要射了,再快一些,啊~呦哦哦哦哦~呃~好爽。]       [这就不行了吗?呀啊啊啊~好烫~嗯啊~全部射进来了。]幽兰只感觉一阵滚烫地精液沖进子宫,烫得她一阵颤抖仰头浪叫。          高潮余韵过后,幽兰嘲讽昊天,[真是中看不中用,不到半小时就射了。]       昊天也感到羞耻,一般自己都是半个多小时,可是这次却真的忍不住。一是因为幽兰这种另类地玩法刺激着昊天的感官,让他忍受不住;再一个就是她的小穴真是太棒了,能给男人非常爽快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如果谁能娶到这个骚货,简直是修来的福气,令所有男人羡慕。       可是不服输的性格让昊天依然倔强[现在只是前戏。]说着拔出软掉的肉棒,走到北面的墙边从上面挑选了几条皮鞭和皮条拿回来。       [啪!啊!~]一声清脆地声响,皮条狠狠的打在幽兰的屁股上泛出一道红印。       [呵呵!準备用暴力征服我幺?]幽兰回头问道,同时还用诱惑的语气说道:[那就来吧,让我感受一下你的手段。不用怜惜,这里的道具随你使用,快把我调教成一个肉便器,让所有男人都可以操干,把我这淫蕩地身体变成一堆淫肉。啊~对,用力~]幽兰浪叫着。       [这个婊子……竟然还在享受,看来是力度不够?]昊天心里想着手上力度又加大几分,抽得幽兰屁股不断颤抖,出现一条条红印。       [啊!~好痛~再来,呀啊~]幽兰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样还在浪叫。       这样打了一百多下,昊天感觉不行,于是扔掉皮条换成坚韧地皮鞭,对着幽兰几处敏感的部位就是一顿抽打。       [呀啊~屁股好痛,哦~奶子~啊~奶子被打了。嗷啊~啊~]       幽兰一对巨乳被昊天抽打的不断晃动,左右摇摆。想要躲闪却被昊天拉住乳头夹的铁鍊动弹不得,挺着奶子接受鞭打。       此时的敏感药剂已经开始起效,剧烈地痛楚使得幽兰香汗淋漓,不停哀嚎,[啊!呀啊~好痛~啊啊啊啊~先等一等,呀啊啊啊~乳头……呀啊~乳头要被拉断了。啊啊啊~]       [哈哈哈!开始求饶了?]昊天笑着问道。       [呃~呃~]幽兰喘息着[求饶?我可是很难屈服的。想让我求饶,现在还太早。我想说的是,不要停。呀啊啊啊啊~]又是一顿抽打。       此时昊天的下体又已经坚硬如刚,想要插入幽兰紧致的蜜穴内。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昊天可不想被这个女人看扁,他要加一点前戏,好让女人屈服。于是他停下鞭打,拿来几支针剂,想试试它们的药效。       现在的幽兰除了低着头不断轻声呻吟外,已经没有力气动弹了。她白皙地肌肤上满是汗水,身上到处都是鞭痕,尤其是屁股和两个奶子更是红的发紫。两个坚挺地巨乳变得像紫茄子一样在她胸前不断晃动着,乳头因为昊天的大力拉扯变得很长,而且还流出了一丝鲜血。       这时,[呀啊~哦~]幽兰的幽门被插入一支针剂,里面满满地大约300ml液体被全部注射进她的直肠内,一阵冰冷刺激着幽兰不断颤抖。       完了之后,昊天用一个硕大的肛门塞顶进幽兰的菊穴,不让那些液体流出来。       [呀啊啊啊~好涨,好痛,肚子……啊啊啊~哦~]幽兰感觉那些液体在肠道里蠕动不断向体内前进,还会像虫子一样啄咬肠道内壁又痛又痒,弄得幽兰不断娇叫扭动着身子。       而昊天则拿着一粒催淫药走到幽兰身前,抓住她的秀髮迫使她抬起头来,用力的塞进她的嘴里。[啊~呜呜呜~这是……咳咳咳……]幽兰被强行塞药搞得一阵乾咳。       [催淫药。]昊天说道。他边说着边把恢复药剂涂抹在幽兰受伤地地方,免得在这幺完美的身体上留下疤痕。       [哦咳咳咳……想看我发情样子?很有趣,这个姿势你喜欢吗?身体前倾,屁股高跷,三个肉洞刚好都在你的胯间位置,可以随便使用。怎幺?呜呜呜~呜~]    幽兰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一个红色塞口球给堵上了。因为昊天觉得这个女人的声音太诱惑了,他有点受不了想要扑上去。可他又不想让这个女人瞧不起,于是就把她的嘴给塞上,免得再受到诱惑。       虽然幽兰不能再说话,可是她的身体却依然诱人,尤其是那对淫蕩地大奶子,不停的在昊天眼前晃动,搞得昊天想要立刻发洩。       忍住内心的欲望,揉搓着幽兰的双乳把药剂涂抹完成。昊天暂时转过身去平息一下欲火,便开始了下一步。       他拿着一个又粗又长上面布满颗粒地按摩棒插进幽兰的蜜穴,打开低挡微微震动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幽兰发出阵阵呻吟。       [贱女人,看你还敢小看我。]昊天说着突然加速,把按摩棒的震动调到最大,并且抓着按摩棒不停地快速抽插。       [呜哦哦哦~呜呜呜~呜啊~呜呜呜呜~]幽兰突然被强大的刺激搞得不断扭动,扬起头一直浪叫,几条铁鍊被拉扯的哗哗作响,可就是无法挣脱。       [呜呜呜~啊呜呜~呜哦哦哦哦~]巨大的刺激使得幽兰脑袋一片空白,除了挣扎着浪叫已经做不了任何事情了。这个样子,没过五分钟,只见幽兰昂起头来全身绷紧,不断抽搐,眼睛翻白,她竟然高潮了。       [哈哈哈!竟然被按摩棒玩出高潮,还真是一个贱女人。]昊天羞辱着。       高潮之后,幽兰被吊在那不断的喘息着。       [这样就不行了?真是中看不中用。]昊天把之前的话又还给幽兰。然后说道:[想休息可不行,还有更好玩的没玩呢!]接着猛然拔出幽兰的肛门塞。       [呜啊啊啊啊啊~]随着幽兰的一声闷叫,肛门内的液体一下喷了出来,拉了后面一地。       [咦!好臭!]昊天捂着鼻子清理了一下幽兰的身体,然后把一个贞操带给幽兰穿上。在那个贞操带内有着两个大小不同的按摩棒,前面那个是又粗又大布满螺纹,而后面的那根是又细又长足有30㎝而且还是弯曲的。       穿上之后昊天把贞操带锁上,这样两个按摩棒就会一直深深地插在幽兰的两个肉洞里不会掉出来。       完了之后,昊天打开开关。只见幽兰立刻扭动起来不断浪叫[哦呜呜呜呜~呜呜~]她刚从高潮中醒来就感觉下体的两个肉洞传来刺激。蜜穴里的不断旋转震动,那一圈圈地螺纹像刀片一样划过内壁,感觉蜜穴就要被切开成无数道。而后面的那个同样要命,它又细又长直接顶到直肠内部,像要顶穿她的肚子似得在里面扭曲搅动,整个直肠都要被那根东西搅烂了。       [呜哦哦哦~啊呜呜呜~]幽兰因为药力的作用快要被两根东西给弄疯了,疯狂的扭动挣扎浪叫。    但昊天却没有停手,他把开关放到桌子上后,便拿起地上的水管把粪便沖洗乾净,走进了西边的小房间。只剩幽兰一个人在那吊着不断呻吟。